<track id="tt7tp"></track>

    <pre id="tt7tp"><ruby id="tt7tp"><ol id="tt7tp"></ol></ruby></pre>

      <track id="tt7tp"><strike id="tt7tp"><ol id="tt7tp"></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tt7tp">

          <pre id="tt7tp"></pre>

          <address id="tt7tp"><pre id="tt7tp"><span id="tt7tp"></span></pre></address>

          首頁 > 正文

          烈日下的堅守——湖北廣播電視臺記者戰高溫剪影

          2022-08-30 11:26 | 來源: 湖北廣播電視臺
          【字號: 打印  
          Video PlayerClose

            今年盛夏,湖北省氣溫異常偏高,高溫天氣持續時間長,影響范圍廣,多地突破歷史紀錄,創下新高或者追平高溫歷史紀錄。湖北廣播電視臺記者無懼“烤”驗,在高溫下奔波在街頭巷尾、田間地頭……他們將手中的鏡頭對準別人,用筆尖記錄下湖北的發展變化,向他們致敬!

            (8月17日,融媒體新聞中心記者楊旭琿、張龍在武重集團拍攝戰高溫報道,記者楊旭琿身穿電焊絕緣工作服進行體驗式報道。)

            自7月以來,融媒體新聞中心累計有50多名記者深入田間地頭、車間社區,開展《三伏天 戰高溫》《堅決打好打贏抗旱減災硬仗》主題報道。為了傳遞最真實的現場,體驗式、沉浸式報道是這次的主要手法。

            8月的武重鉚焊生產車間,火光四處飛濺,室內溫度悶熱難耐。為了體驗工人的真實感受,記者楊旭琿裹上里外三層的阻燃工作服、鋼板鞋、面罩和頭盔。毫不透氣的裝備,加上電焊時的火焰高溫,所有的熱氣和汗水都悶在衣服內。拍攝不到半小時,她就感到頭暈目眩、呼吸不暢,說每句話的間隙都需要大口喘氣。而在采訪中得知,工人需要在三四小時的持續作業中麻利熟練操作,采訪班組曾在一次緊急任務中,連續工作超過三十個小時,更是讓記者深感佩服。楊旭琿咬著牙,在封閉裝備下體驗1小時。

            (8月11日,融媒體新聞中心記者吳簡雅在湖北明弘玻璃集團公司,跟隨玻璃熔化工,穿上5斤重防護服,體驗在高溫80度生產車間巡檢,在1500度窯爐下作業。)

            在高溫下創作有溫度的作品。記者吳簡雅在明弘玻璃集團公司采訪工人時,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在1500度窯爐下作業就是正常工作”。

            “我是一名記者,一名記錄者。我時常反思,我該用什么語言講述他們的故事,用什么文字描述他們的偉大?我發現,唯有感同身受,讓我自己真正感受到他們的不易,用指尖觸摸他們每天感受的高溫,用腳步丈量他們每天走過的土地,穿上他們防護的棉衣,戴上他們隔熱的面罩。感受到高溫的炙烤,感受到汗水浸濕衣背。那時,我才能感同身受地說出他們的故事?!?/p>

            在吳簡雅看來,不是記者報道了他們的事跡,而是他們教會了大家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記錄者。

            (8月2日,融媒體新聞中心記者黃朋威在武漢新能源與智能網聯汽車創新產業園項目,拍攝工人趕工期保交付,在50米高空安裝幕墻。)

            黃朋威清楚記得,那天的采訪是下午四點,但是跟著外墻裝飾工人段芳上到50米高空時還是覺得很熱。因為除了太陽的炙烤,還要面對玻璃外墻反射的巨大熱量,人被熱量前后夾擊。采訪中黃朋威得知,工人需要乘坐搖搖晃晃的吊籃在空中工作兩三個小時?!捌匠SX得50米不算高,但是等我上去才發現,跟我們平常居民樓完全不同,因為踩著吊籃的時候并沒有在居民樓里踩著堅實的水泥那樣踏實,讓人有著一種深深的恐懼感?!钡?,也正是通過這樣一種伴隨方式,讓黃朋威真正了解到工人們的“苦中作樂”。

            紀錄片部《飛越荊楚》大型航拍節目從7月25日啟動,全景呈現湖北的靈秀山河、魅力城鄉、人文科技和建設成就。在62年來湖北最熱的夏季,航拍組的成員們兵分五路,用汗水丈量荊楚大地。航拍所采用的松鼠350直升機內沒有空調,下午艙內溫度超過60度,鉆進艙室,攝制組同志們的汗就止不住往下流。攝像師腿上的攝像機操控臺,摸上一把就像是吃火鍋時手不小心碰到滾燙的鍋沿,而在他腿上僅用兩層雨布隔著滾燙的操作臺。想必他手里的那些操作鍵,以及坐在前艙兩位機長手里的各類控制鍵,一定也都是滾燙的。而此時此刻,為了每一個絕佳鏡頭,機長正頂著烈日不厭其煩地在上空盤旋。第二天,機長的臉明顯黑了不少,還拉了幾回肚子。原來是昨天他頂著太陽曬了2個小時,有點中暑。即便如此,機長依然保證“只要拍攝需要,就無條件服從!”

            紀錄片部《記住鄉愁》攝制組自8月10日進駐公安縣半個月以來,他們頂著酷暑搶拍葡萄豐收場景,搶抓早晚黃金拍攝點,每天天沒亮就出發,經常天黑還在記錄村民的室內生活。

            8月10日,湖北經視記者在武當山拍攝《離太遠最近的人:我在武當修金頂》?!斑@一天,我們在9個小時間,在海拔1612米的武當金頂九連蹬,往返了四趟?!眳⑴c拍攝的記者回憶說。因為此次采訪行程還同時策劃了視頻和直播,時間有限,怎么保證兩項工作都能圓滿完成呢?采訪小組和直播小組采取了接力的形式,從凌晨四點集結上山,一直到下午快兩點,9個小時里,來回四趟,往返于九連蹬和金頂之間這段尚未修繕完成的陡峭山路。這很費體力,也讓采訪團隊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在懸崖峭壁之上,工人師傅們是怎么克服高溫高空作業的困難,用心推進武當山金頂太和宮古建筑群整體修繕工作。

            8月8日,壟上頻道記者跟隨湖北林調人員,前往咸寧市崇陽縣金塘鎮葵山村進行2022年全省林草濕樣地調查,用行進式記錄的方式,真實再現湖北林調人不畏高溫、穿梭山林守護荊楚綠水青山的情景。因為林調樣地位于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上,一行人只能徒步前往。天還沒亮,四名記者就扛著沉重的設備,背著干糧和飲水,隨著林調人員出發了。當天氣溫高達40攝氏度,由于路途險峻,經常需要借助安全繩攀爬,花費了4個多小時才抵達樣地。休息空隙,記者采訪林調人員,攝像魏偉為了讓拍攝的畫面更加豐富,一個人控制了兩個機位。由于空間狹小,魏偉只能匍匐在地上,尋找著完美的拍攝角度,這時,他已顧及不到高溫的泥土。當天氣溫很高,加之山林里濕度很大,他們扛著設備,邊走、邊爬、邊拍,當天拍攝時間長達10小時,整個拍攝過程大家的衣服幾乎沒有干過。

            8月9日,武漢市最高氣溫40度,正午12點,在武漢公交江夏公司的停車場,搶修班組正對剛剛駛回的903路公交車進行檢查。楚天交通廣播記者跟隨搶修班組徑直爬上三米多高的車頂,感受公交搶修員的日?!翱尽彬?,創作了系列報道《高溫下的堅守者》之《24小時待命!“扎根”46°C車頂的公交“急診科”》,以全媒體視角,全方位展現公交搶修員在高溫下的辛勞,向那些在炎炎烈日下默默為人民服務的“堅守者”致敬。

            8月20日,湖北衛視事業部譚海燕工作室考古紀錄片組的成員們在十堰市鄖陽區曲遠河口,頂著42度的高溫拍攝紀錄片《“鄖縣人”考古紀實》。該紀錄片組7月初來到“鄖縣人”遺址后,在熱浪滾滾的挖掘工地與考古、科研人員同行同吃同住,24小時蹲點貼身跟蹤式拍攝,48天共累積拍攝了27000多分鐘的素材。

           ?。▉碓矗汉睆V播電視臺 責任編輯 鄭淑?。?/p>

          責任編輯: 陳燕
          賀信
          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657384
          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

            <track id="tt7tp"></track>

            <pre id="tt7tp"><ruby id="tt7tp"><ol id="tt7tp"></ol></ruby></pre>

              <track id="tt7tp"><strike id="tt7tp"><ol id="tt7tp"></ol></strike></track>
              <noframes id="tt7tp">

                  <pre id="tt7tp"></pre>

                  <address id="tt7tp"><pre id="tt7tp"><span id="tt7tp"></span></pre></address>